第一课堂网
 音乐百科 |  手机版 

栏目类型

音乐百科

罪爱

时间:2019-02-27 来源:音乐百科 点击:

罪爱一:罪恶与罪爱_750字

罪爱_罪恶与罪爱_750字

  “大家不是喜欢我们,就是讨厌我们,但是,没人能忽视我们的存在。”
  能说出这般不羁之语的,只有t.A.t.U。
  她们的音乐里,多是女子的尖叫与挣扎。
  Julia与Lena,一个特立独行,一个活泼好动。她们走到了一起,世界便将目光汇聚,迎接她们的登台。
  很多人评价t.A.t.U是“年轻又危险的组合”,这对俄罗斯的小姐妹,她们的音乐不再是做秀,不再是肉麻的爱与别离。她们在自己尚能挥霍的青春里,用自己的声音,唱出了对生命的不理解与绝望。于是有人说,她们放荡不羁,她们惊世骇俗。
  可我相信,任何一个曾被t.A.t.U的音乐直刺心底的人,喜欢她们,不是为了标榜个性,也不是因为她们的劲爆言行。当那些或关鲜或耀眼的外壳如碎屑般逐一剥落,那真正沉重的内核,那足以略过视网膜而直达内心的,是她们对生命意义的勇敢诘问。比如《200km/hInTheWrongLane》,比如《All The Things She Said》,比如《Gomenasai》。
  曾听过有中国乐迷将t.A.t.U的音乐比作是安妮宝贝的文字。那里面充溢着生活的颓败与自我宣泄的快感。t.A.t.U,她们将世俗的一切不完美与阴暗面,决绝地剖了个鲜血淋漓,而后,完全地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所以我们被刺痛了,那种因为懦弱的逃避被揭露之后的痛。可是我们离不开,哪怕t.A.t.U给我们带来的她们的宣泄和我们的痛感,可是,然而,我们离不开。我们终归是要在现实中跌跌撞撞受伤之后,为自己找一个出口。也许是安慰,也是只是某些切肤的疼。只有那些真真切切的疼痛,才证明着我们的存在。证明着,尚不麻木的,我们的存在。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30Minutes》里那个女人的笑声。
  也许是含着眼泪的笑,也许是眼泪都没有之后的苍凉。
  就像t.A.t.U。
  就像她们音乐里的,那个世间。
 

罪爱二:日志_200字

罪爱_日志_200字

  雾白色的雾遮住一切凌晨的公园还是一样的孤单
  我们都罪爱的罪恨的罪痛的罪每个人都犯不同的罪
  乌鸦飞过飘来一阵阵的香味是腐蚀的香香得让人呕吐
  独自漫步看着一片片的叶子滑落滑出一个一个灿烂的音符
  觉悟不知道谁在觉悟不知道谁在迷茫那么多的人有多少是在行尸走肉有多少是在寻找等待???
  梦单调的梦却拥有一切人们失去的都可以在梦中得到
  得到也许比失去更痛苦当你得到你就害怕失去害怕所有伤害当你失去你不再害怕
  徘徊在梦与现实之间停留在得到与失去之间久久?

罪爱三:海棠不俗_3000字

罪爱_海棠不俗_3000字

  海棠不俗
  四月,一轮太阳在空中散发着柔和光辉照着大地万物,温暖不热,让人感觉非常舒服。林妙妙就是在四月转入艾瑞学院。而她却又显得和这里了的一切如此格格不入,因为能进入艾利斯学院的太多都是成的贵族生,大多学生都是有家世,有背景的。而她相貌平平,家世一般,却因为是个学习成绩,在这次入学考试中考得了第一名,被破格录取的。
  海棠花事件
  在班上,刚上了一天课的林妙妙来到艾利斯学院的林妙妙还没有好好看看这个学院呢!她不打算回宿舍,想到处逛逛再回去。“呀,好美呀!”女生A尖叫道。“是啊!是啊!”女生B附和道。林妙妙朝尖叫的方向抬头看去,一大群人围着玫瑰花园赞叹道。一大朵一大朵的玫瑰花好像听到大家的赞叹,开的越发灿烂了,如同一块夺目的水晶,让人移不开眼睛。林妙妙没有走过去,她不喜欢热闹,也不喜欢玫瑰,它太过妖娆。林妙妙走了一圈,看到音乐泉旁有一个翠绿的竹林,仿佛一个天然的屏障。林妙妙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进去。她喜欢这种幽静和典雅。林妙妙走进竹林。立刻感受到不到外面的炎热与喧闹了,只剩下宁静,清凉与致远。她越发喜欢这里了,这里到处是一片绿,翠绿、深绿、墨绿、暗绿……越往前,绿意浓的仿佛快要溢出来了。林妙妙走在石子路上。忽然眼前使她一亮,原来竹林深处有株海棠在静静地开放着。像是受不了外面的喧闹才搬到这里来的。她喜欢这里的这株淡雅的海棠,没有玫瑰的妖娆,却有它的艳丽;没有茉莉的素白;却有它淡雅的气质与芳香。林妙妙看到这么美的海棠花就再也不想欣赏其他景色了。她快步走近海棠,仔细地看了起来。阳光斑斑点点的照在海棠花上,更显得海棠花不俗与梦幻了。她闻了闻海棠花由衷感叹地说:“好香,好美啊!”“是啊!有玫瑰的香,却没有它的妖娆!”一个声音答道。林妙妙吓了一大跳,手中的海棠一松,海棠花瓣落了她一头、林妙妙这才发现身后站着一个穿着蓝色条纹白色运动服的少年。少年见林妙妙吃惊的样子微微一笑说:“我是宁风,是初一一班的班长,今天因为去参加篮球比赛。上午没在学校,
  下午回来听说班上有位转学生,你就是转学生林妙妙吧。
  我还从来都没见过你呢。”林妙妙听他这么说,刚才还紧张的心放松下来说:“嗯!我是林妙妙。”宁风听林妙妙说完就走到海棠树下,轻轻折下一朵海棠递给林妙妙说:“鲜花配美人,这朵海棠就当我送给你的欢迎礼吧!再见,我还有事,先走了,你慢慢赏花吧!”宁风向竹林的出口走去,给林妙妙留下一个白色的背影。林妙妙的心里涌起一种别样的感情。白色背影越来越淡,最后和绿色融为一体。林妙妙望着那个白色的背影竟然愣住了。
  “哼!只不过是一朵海棠花而已!”一个尖酸刻薄的女声响起,林妙妙抬头望去,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她面前,可她的语气和她的容貌是相悖的。“我……我……”一瞬间林妙妙竟不知该怎么回答她。“你不用狡辩,我都看见了!忘了告诉你了,我叫苏紫雪!是宁风的女朋友!他是我的,。!”宁紫雪气呼呼地说。她不等林妙妙反应过来,一把抓下她头上的海棠。狠狠踩下去,直到那朵海棠奄奄一息。她拍拍手才满意地说:“什么都不要想,这朵花只是俗物而已!”说完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个孤单给林妙妙。林妙妙看到这些,她捡起那朵已经失去了美丽的海棠。在海棠树旁,用手挖一个泥坑。把海棠花埋下。莞尔一笑自言自语道:“海棠花永远不能与玫瑰相提并论,但玫瑰永远没有海棠的淡然!”林妙妙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尘说:“花归原主。”
  第二天,林妙妙走在教室外的走廊时。大家都对她议论纷纷,都走的离他远远的。她自己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是满肚子疑惑。林妙妙一到教室便什么都明白了:教室的黑板上贴着一张昨天她埋花身上穿着脏衣服放大的照片。林妙妙的脸通红的揭下那张照片说:“我不知道那时候怎么会被拍下照片!”这时,宁紫雪来了满脸得意的说:“那你承认这就是你了,身上脏兮兮的,离我远点。居然还学林黛玉葬花,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的样子!就你被拍到了,我们是不是应该给找身戏服啊!
  “林黛玉也不错的啊,别人也不一定有这个缘分呢!”宁风走来风趣的说:“好了,没事啦。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写作业吧!小雪你也回去吧!”宁风温和地说。
  宁紫雪恨恨地的瞪了林妙妙一眼,然后对宁风又用可怜兮兮的表情说:“哥,你为什么总帮她啊!”宁风的脸上瞬间变得冰冷,冷漠的说:“我不是帮她,我是帮你。你做的事太过分了。”宁风的声音干脆又冷漠,让人听不出他是不是不高兴。宁紫雪只好愤愤地走了。
  当宁风转过头来带着温和的笑容对林妙妙说:“对不起,这件事是我妹妹做的。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还是听到夏天告诉我的,我带她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她!”林妙妙一脸海阔天空的说:“没关系,她这么做也是情有可原的!况且我也没什么损失呀!我原谅她了。”宁风满脸歉意的说:“谢谢你。”林妙妙看着宁风远去的背影,不禁对他有一丝同情之心,同情他有个骄傲任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女朋友,而宁风每次都要为苏紫雪收拾烂摊子。
  运动场事件
  一年一度夏季运动会就要开始了!宁风拿着报名单一个一个的问,可谁也不报名5000米长跑!宁风是班长理当为班级争光。宁风已经报名过5000米长跑了,可每班至少要二人参赛啊!宁风无奈的叹口气摇摇头,当走到林妙妙身边。他没有问林妙妙要不要参加,转身要走时,林妙妙拉着他的衣角。宁风转过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林妙妙。林妙妙松开衣角说道:“5000米长跑算我一个!那次你帮我解围这次就当我还你人情好了!”宁风紧皱的眉头悄然松开,不过,一会儿他就疑惑的说:“你真的可以吗?”林妙妙爽快的说:“放心!我可以!”宁风不在怀疑林妙妙行不行了,他转身在纸上写上林妙妙的名字,交给了体育老师。
  比赛那天,天气出奇的好,不会影响比赛。林妙妙站在台上望着正在比赛其它运动项目的宁风,想着还有六项就是长跑了!林妙妙看着比赛的宁风微微一笑!林妙妙不用想宁风也一定会赢得。突然,林妙妙的背后一股巨大冲击力把没有任何防备的林妙妙撞下看台。
  “啊!”林妙妙痛苦的尖叫一声,昏迷的前一刻看见的是宁风满是焦急的那双乌黑的眸。林妙妙在半夜恍恍惚惚的醒来时发现自己身旁的并不是昏迷前一刻看到的宁风,而是自己的密友夏梓荷。夏梓荷比林妙妙早转入艾利斯学院,夏艾和林妙妙同在一个班级。她对林妙妙的事了如指掌。林妙妙看着眼前有着褐色童孔和一头乌黑长发的女生喊了一声:“夏艾!”旁边一脸担忧的女生连忙回答;‘‘我在!”这时的林妙妙才发现自己的房间:四面雪白,床边有一个黄色的柜子,还有一盏白色的台灯。连忙问:“小艾,我这是在哪儿?是你送我来的吗??”旁边的女生一听她这么问,慌张了一下说:“妙妙,这里是医院!是……是……对!是我送你来的。医生说你的脚韧带拉伤了!”林妙妙听夏艾这么一说慌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呜呜咽咽的说:“这……这……下完了,宁风这么办啊!我……我……答应了他要参加比赛的!”林妙妙说完抽噎了一下。夏艾看着林妙妙满脸纵横交错的泪痕和湿了一大片的被子,忍不住怒气冲冲地说:“林妙妙你这个大傻瓜,自身都难保了。还想着别人!人家说不定正和自己的女朋友分享战果呢!”夏艾说完就后悔了!林妙妙瞪大眼睛问:“你说什么?”夏艾不吭声了,任凭林妙妙怎么问,夏艾都不肯说。无奈,可能是受伤的缘故吧!林妙妙知道问不出什么,头昏昏沉沉的又睡着了。
  早上,鸟儿吱吱喳喳的叫声吵醒了林妙妙。林妙妙往昨天晚上夏艾坐的位子上看了看,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心中充满了疑惑,夏艾去哪了?“吱呀!”开门的声音把林妙妙吓了一跳,硬把她从沉思中拉回来。林妙妙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孩,不是夏艾是谁?夏艾仿佛看出了林妙妙的心事说:“我去打了早饭而已,你看!”
  说着,夏梓荷扬了扬手中的饭盒调皮的说。夏艾看她的脚恢复的这么快,愉快的说:“好了,我要回学校了!”林妙妙听完差点没把饭吐出来说:“你不陪我吗,我也要去!”呢“你怎么能去?你的脚伤还没好!”夏艾反驳道。“我不管,我就要去!”林妙妙十分坚持的说。“唉,那好吧!”夏艾十分清楚林妙妙的脾气,一旦决定了的事,就不能改变。每次都是夏艾先服软,这次她也只好依了她。
  林妙妙的脚上韧带拉伤了,每走一步都很疼很疼。可她从头到尾都没喊一声疼,反而笑嘻嬉的对夏艾说:“童话美人鱼为了见王子而付出的代价,我算是知道了!”林妙妙的话语间透着轻松和愉快,可夏艾一点也轻松愉快不起来,心情反而更加沉重了。夏艾担心林妙妙回到学校又要受到迫害了。林妙妙觉察到夏艾的异样了,可她也没问。因为她知道,夏梓荷担心的是什么。和往常一样,搭乘88路公交车,转眼间就到了学校门口了。
  校门口还是和往日一样:买豆子的老奶奶坐在树荫下洗滤着一粒一粒饱满的黄豆,卖烤玉米的大婶大喊着,商店的收银姑娘扇着扇子,坐在收银台前收账……林妙妙看着这一切毫无变化,终于松了一口气。任凭夏艾牵着自己的手,林妙妙托着病怏怏的身体迈进校门时,大家都向她投来疑惑的眼光。林妙妙只好红着脸尴尬的向大家问好!林妙妙就这样顶着疑惑的目光走进了教室。却不知远处有一抹白色的身影正静静的注视着林妙妙。
  林妙妙刚走进教室,就听到后面两个同学苏雪和伊菲在说悄悄话,伊菲轻轻地在王可丽的耳边说:“对了,你知不知道那天是谁推林妙妙的?‘‘不知道,反正,最后宁紫雪代林妙妙出场了,还夺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呢!我也不知道是谁推的林妙妙,听说还未查出是谁呢!宁紫雪拿了第一名宁风高兴极了!当时,林妙妙从看台上掉下来时宁风看了林妙妙一眼,都没送她去医院,打个电话就把它扔那了。接下来的所有的比赛,宁风虽然都没有赢,可是还是很精彩!”很不幸,由于林妙妙坐在她们前排,离得太近,听到了!林妙妙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不想呆在这里了,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那天比赛的事了!林妙妙一瘸一拐的得连滚带爬,很狼狈地跑进竹林的海棠树下。靠在树干上。大声哭起来,仿佛这里才没有人打搅她,正当林妙妙哭的声嘶力竭的时候。忽然,一只带着阳光的手递来一条天蓝色的手帕。手的主人温和的声音响起:“别哭了,快擦擦眼泪吧!”“嗯!”林妙妙抬头望去,看见的正是两日不见的宁风。宁风岁说话语气温和,但面色惨白,嘴唇也没有一丝血色。林妙妙望着那块手帕愣愣出神了,也忘记了哭。直到宁风又把手怕在林妙妙眼前晃了晃,林妙妙才回过神来。去接手帕,不知所措的胡乱擦脸。宁风望着林妙妙苍白的和满是泪痕的脸内心充满了矛盾与歉意。宁风好几次欲言又止。一边是妹妹宁紫雪,一边是同学林妙妙。最终,亲情战胜了友情,宁风没把事情的真相说出!但,这件事如同一块大石头压在宁风的心上,他能良心上过得去吗?宁风扶着林妙妙走进教室。林妙妙没有拒绝,因为她大概已经猜到是谁推她的了。为了让宁风好过一点,林妙妙只能这样做了。当宁风扶着林妙妙走进教室时,全班都投来惊讶的的目光,林妙妙却不知教室的暗处有一双被嫉妒折磨的发狂的女孩正恶狠狠的盯着她。这时,夏艾来了,她一把推开毫无防备的宁风说:“你们害她害的还不够吗?”宁风只是歉意的朝夏艾与林妙妙笑了笑。转身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宁风的眸清澈无比,虽然他掩饰得很好,没有一丝伤心。可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林妙妙却捕捉到了那一丝落魄和伤心的神情,还有那乌黑的眸里快要溢出来的东西。
  坐到座位上林妙妙焦急的对旁边的夏艾说:“不是他害我的,是我自己不小心的!”夏艾给了一个白眼对林妙妙说:“你好奇怪啊!我是在帮你啊,不识好人心!”林妙妙看着夏艾有些发火,识趣的闭上了嘴。林妙妙这一天虽然都在听课,可心里一团乱,什么也听不进去。她一直有感觉,觉得夏梓荷什么都知道,可就是不告诉自己。夏艾究竟隐瞒什么呢?这些问题搅得林妙妙心烦意乱。
  钱包事件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后,林妙妙的脚恢复的差不多了,就连体育课都可以上了。不过还是不能跑步。这天,又到了上体育课的时侯,她必须下去,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因为在上次上体育课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宁紫雪在书包了的钱包丢了,在林妙妙的书包里找到了。大家都说林妙妙是小偷,林妙妙哭着否认。可是,林妙妙又多了二项罪爱哭,撒谎。当时,宁风看到林妙妙的样子,想帮她解围。无奈,人声太大,宁风根本就没办法帮林妙妙,加上宁紫雪肚子疼。宁风只好陪宁紫雪去看病。最后,还是夏艾大吼一声:“我相信林妙妙不会做这种事的!我拿我的信誉作担保,我和她一起长的,我了解她!”夏艾的一番话让林妙妙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同时也为全班同学的误解而感到伤心,伤心到心都碎了。要不是夏艾安慰她,她甚至都想转学。林妙妙下楼可不是上体育课,而是到竹林里。老师知道她不能上课,就让她自己安排上课的时间。林妙妙走进竹林,站在海棠树下。轻轻捏起一瓣海棠花瓣含在嘴里,瞬间甜丝丝的味道在嘴里散开。林妙妙咬了一下,苦味又代替了甜味。林妙妙自嘲道:“看吧,果然还是苦的,只是一层糖衣而已!”虽说很苦但林妙妙还是并未把海棠花瓣吐出来,而是把它慢慢地吞了下去。却不知,远处的宁风正在考虑要不要告诉林妙妙。这时,下课的夏艾走过来说:“妙妙,别想了!我相信你,走啦!”林妙妙被夏艾拉着走了,林妙妙背后的宁风叹了一口气,朝相反的方向走了。夏艾的话使林妙妙备受鼓舞,让她觉得不管失去什么都不可怕,失去了一切都不会失去她这个好朋友的。
  开心天使的来信
  林妙妙这一段时间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无论夏艾怎么哄她林妙妙都开心不起来。这天,夏艾拿来一份杂志说:“你看!这是现在学校最流行的杂志!你也看看吧!”夏梓荷知道林妙妙会拒绝,她把东西一放就一溜烟跑了!林妙妙无奈只好拿起杂志开始翻。翻到第26页时,林妙妙愣住了,这是一页叫“烦恼信箱”的栏目,主编是开心天使。开心天使说任何人都可以来信,他会解决你的烦恼。“也许开心天使会帮我解决烦恼吧?”林妙妙自言自语地说。于是他没抱多大的希望给开心天使寄了一封信,把所有烦恼都写进了信中。林妙妙真的怕,怕他再不找个人诉说一下,他就会崩溃的。“妙妙,你给人写信了吗?这有你的一封信!”一周后,夏艾朝林妙妙大喊,林妙妙一把宝贝似的夺过来,把手里的零食给了夏梓荷说:“去写作业吧!”夏艾哼了一声拿着零食走了。林妙妙看着这个白色的信封有说不出的激动。她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把信拿了出来。上面写的都是鼓励她的话,叫她坚信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这些鼓励的话整整写了四页。开心天使的话使林妙妙又重拾了信心,仿佛被注入了一股新生的动力。林妙妙又给开心天使写了一封信,告诉他说自己一定会相信清者自清,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只是林妙妙不知道,唯一能使她证明自己清白的人一直在自己身边。只要林妙妙一鼓励他,说不定他就会说的,他只不过是一直在抉择中而已。
  重拾信心
  第二天,林妙妙早早的起了床,又洗了个澡。林妙妙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两叶弯弯的柳叶眉,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珠,一只高高的鼻子还有苍白的嘴唇。想着:这是我吗?林妙妙把额头前散落的头发梳到后面挽成球形,把散落的头发用黑发卡夹起,把自己打扮的干干净净的,收拾的利利落落的。当林妙妙迈着轻快的脚步去上学时,同学们无不向他投来惊奇的目光,林妙妙也不像往常躲躲闪闪的,而是向那些人回以一个大大的可以容纳百川的微笑。那些同学的目光立刻从惊奇变为疑惑不解。宁风看着这一切会心一笑的也随后踏进教室。当林妙妙迎着春风刚进教室门时,宁紫雪来了,讽刺地说:“哟!大家快把东西收好啊!别丢了!”宁紫雪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分明就是说给林妙妙听的。林妙妙愣在原处,她不明白:自己明明不和她针锋相对,她为什么要处处泼我凉水?林妙妙刚想反驳,不料,有人快林妙妙一步说:“你闹够了没有?”“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宁紫雪脸上。林妙妙只觉得白光一闪,那个人影就闪在自己眼前,打了宁紫雪一个耳光。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听见宁紫雪带着哭腔哭着跑出教室。
  这时,林妙妙才想起抬头看眼前的人。可是,人已在宁紫雪跑后也跑了出去。根本没时间看清楚是谁。而那些看戏的同学也和林妙妙一样基本傻了,居然有人敢打家世显赫,不可一世的宁紫雪。不过可惜没看清楚是谁。林妙妙隐隐约约觉得那个人很熟悉,可又想不起来是谁了。不过,虽然林妙妙不知道他是谁,可还是很感谢他帮自己解围。可是,开心天使到底是谁呢?他为什么要帮我呢?没人能解答林妙妙的疑问,只有她自己去发现答案。
  我爱你
  突如其来的大转变
  林妙妙想要和宁紫雪做个了断,她不想再纠缠下去了。没想到宁紫雪先来找到林妙妙说:“林妙妙上午上完课到学校天台见!”宁紫雪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下午,林妙妙好不容易熬到下课,立刻朝学校天台走去,她想要和宁紫雪和解。到了天台她发现宁紫雪还没来,就站在天台的楼梯口等宁紫雪。下午,天台很凉,风静静的吹,吹到脸上痒痒的,凉丝丝的,凉却不冷,很舒服。过了一会儿,从楼下传来上楼的声响。林妙妙望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暗,一张小巧的嘴,白皙的脸蛋!正是宁紫雪,,林妙妙站在那儿静静的看着她上来。宁紫雪没像往常那样对林妙妙大吵大闹,而是温和地对林妙妙说:“以前都是我不对,你能原谅我吗?我们可以做好朋友吗?”林妙妙听完宁紫雪说的话被吓的一愣一愣的,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高兴地说:“嗯!”林妙妙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但她却不知道有一个更大的阴谋在等着她。宁紫雪看着林妙妙远去的背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巨大的阴谋
  周末,云淡又风轻。是个逛街睡觉的好日子。林妙妙想一下睡到太阳公公上班了才起床。因为今天是周末,昨天是周五,所以一般只要没什么事,周五的时候夏梓荷都会来到林妙妙家陪她。林妙妙小的时候说过,宽阔的房子让她感到很孤单。自那以后,夏梓荷一没事就来林妙妙家陪她。“叮铃铃……”一连串的电话声把林妙妙从睡梦中惊醒。“喂!”林妙妙睡意朦胧地说“喂!是林妙妙吧!我是宁紫雪,周末我到你家玩,再见!”宁紫雪干净利落的说。‘‘在节省电话费吗?可她又不缺。干嘛这么着急!啊不会一会儿就来了吧!”林妙妙自言自语道,想到这些浑身打一个激灵,就再也睡不着了。她可不能让宁紫雪看到她这个样子,立刻就起床洗漱。果然15分钟后宁紫雪就穿着休闲运动装,还戴了一顶蓝色的牛仔帽,马尾辫高高的梳起。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清爽。林妙妙被宁紫雪的装扮吓住了,因为林妙妙每次看宁紫雪的时候她不是穿着蓬蓬松松的公主裙就是梳着漂亮的戴着王冠的公主头。从来没有这样打扮的这般清爽。宁紫雪朝林妙妙伸出纤细得手说:“怎么?不欢迎我?”林妙妙连忙握住宁紫雪的手摇头否认。忽然,宁紫雪把林妙妙拉到楼梯口,向后一倒。又松开林妙妙得手。“啊!”宁紫雪尖叫一声,倒在血泊里昏迷不醒。血染红了她的白色运动服,鲜红的花大朵大朵的在她的衣襟上开花。乌黑的发丝被鲜血紧黏贴在的额前。楼梯上到处飞溅起宁紫雪的鲜血,林妙妙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吓坏了,手扬在空中的林妙妙不知是放下,还是停在半空中。“噔噔噔!”楼梯下响起上楼的声音,是身穿白色上衣和牛仔裤的宁风来了,宁风看到这一幕也吓坏了,不过,立刻宁风看看手扬在空中的林妙妙和倒在血泊里的宁紫雪立刻就误解了,宁风的

推荐访问:罪爱小说

上一篇:音乐文字月(共10篇)
下一篇:郁郁寡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