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课堂网
 品德教育 |  手机版 

栏目类型

品德教育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时间:2019-03-15 来源:品德教育 点击:

一:[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_800字


  关于陈潘于薛勤对话的故事大家也许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了,不错,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陈潘对薛勤说大丈夫处事,当扫除天下,安事一屋?胸怀远大的志向是没有错的,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树立远大的理想,但是,古语不是有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吗?只有踏踏实实一步一步的将脚下的路走好,才有可能走下千里长途,只有一心一意一点一滴的积累下每一滴水珠,才会有浩荡奔腾的江海,只有安安心心得用扫帚扫好家中的每一寸土地,才有可能扫除天下的大事。
  达芬奇是享誉世界的美术大师,他在8岁时就立志成为世界上着名的美术家,他成功了,但是,在他巨大的艺术成就,精湛的画技背后,不仅是《蒙娜丽莎的微笑》,还有的是小学时一个又一个的鸡蛋,我们可以试想,如果达芬奇一开始画的不是鸡蛋,从最初树立了要成为世界顶级的美术大师开始就不屑于画鸡蛋,不屑于连基本的绘画技巧,而是苦心作画,画一些高难度的美术作品,那我们现在也学就看不到经典的蒙娜丽莎了,而达芬奇也不可能成为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一颗闪耀的画坛巨星了。
  第一个统一中原的皇帝秦始皇,不也是从小事做起,重申变得一点一滴做起吗?如果在战国七雄中,没有秦始皇的先皇一点一滴奠定起来形成的一系列伟业,始皇不会成功,没有始皇联盟远的国家,攻打近的国家的战略,始皇不会成功,没有一点一滴,兢兢业业的努力,始皇不会成功。若秦始皇从即位开始就好大喜功,沾沾自喜,不自量力的攻打其他六国,我们今天看到的也就不会是秦始皇统一的天下了,而秦始皇也就不会成为中国第一个一统天下的伟人了。
  从小事做起,不止是伟人,对于我们,同样是这样,作为高中生的我们,清清楚楚的明白,只是十一点一滴积累的,并不是明天考试今天在家里抱着参考书肯一晚上就可以解决问题的,知识,时间,成功,收获,对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平时积下每一滴水,踩好每一寸黄土,认认真真的扫好自己家里的每一寸土地,才有机会,扫天下!
 
  安康中学高一:彩云追月

二:[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陈蕃字仲举,汝南平舆人,其祖上是河东太守。陈蕃十五岁的时候,曾经独自住在一处,庭院和屋舍十分杂乱。他父亲同城的朋友薛勤来拜访他,对他说:“小伙子你为什么不打扫下房间来迎接客人呢?”陈蕃说:“大丈夫处理事情,应当以扫除天下的坏事为己任。怎么能在意一间房子呢?”薛勤当即反问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陈蕃无言以对。

  素材解读:

  陈蕃欲“扫天下”的胸怀固然不错,但错误的是他没有意识到“扫天下”正是从“扫一屋”开始的。“扫天下”包含了“扫一屋”,而不“扫一屋”是断然不能实现“扫天下”的理想的。任何大事都是由小事积累而成的。

三:[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_800字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天亮了,邻居家的公鸡一遍遍啼叫着,搅行了我的好梦,我只好钻出暖烘烘的被窝,迎接新的一天。
  爸爸要出门了,只见他拎着一袋东西往门边走去。爸爸拉开门把手时,我已经伫立在电视机旁,脸上早早的挂上了笑容看上了喜欢的节目。我笑嘻嘻地和爸爸说再见,爸爸关门的手却停了下来,见他盯着家里的地板,慢慢地皱起了眉头。地板的确脏了,灰突突地。爸爸又推开门,开着我嘟哝了一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说罢,从门边拿起扫把扔给了我。
  我目瞪口呆,我啥时立志扫天下了?
  “砰”地一声,爸爸关上门走了。
  没办法父命难违,我只好扫这一屋了。
  我拿着扫把,左扫扫,右扫扫,终于,地板上一点杂物都不见了。不过还是有点脏,干脆,把他擦擦吧!于是,我又把地板拖了一遍。呵呵,地板看起来既整洁又明亮了。
  可我也累坏了,回到房间和衣躺在了床上。
  谁知这时妈妈走进了我的房间,看着懒洋洋的我,又看了看“猪圈”般的屋子,口里冒出一句:“一屋不整何以整天下?给我整理整理啊”
  “啊?我哪有想要整天下了?”
  唉,今天怎么了?没办法,只好从床上起来,叠叠被子,整理整理书桌,又用抹布擦了一遍窗户。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我的一番整理,“猪圈”变成了公主的闺房。
  终于可以歇歇了!
  我刚刚准备坐下来听音乐,妈妈又来了。指着那个堆满垃圾的垃圾桶,眉头一皱,又来了一句:“一桶不治,何以治天下?”
  唉,我都快累昏了!
  我拿着垃圾桶,小跑着去楼下倒垃圾,只求快快结束今天的苦役。
  倒完垃圾回来打开门,迎面飘来饭菜的浓香。我急忙把垃圾桶放回原位,洗洗手,然后飞奔到厨房。
  呵呵,满桌子的饭菜,好丰盛啊!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啊。老妈笑眯眯地迎过来说:“今天上午辛苦啦,做点好吃的来犒劳犒劳功臣啊!”
  “哦”我应了一声,端起碗狼吞虎咽起来。
  “勤劳的人有饭吃”我正吃得高兴,妈妈又来了句。我抬头看看妈妈,妈妈微笑着看着我,咦,那眼光看起来意味深长的,该不是待会儿又要“一碗不理,何以理天下”吧?我的天!
 
    湖北武汉青山区武东中学初一:尤乾坤

推荐访问:一屋不扫扫天下辩论赛

上一篇:教育法
下一篇:我的父亲

相关阅读文章